<address id="nbthz"></address>
    <address id="nbthz"><listing id="nbthz"><menuitem id="nbthz"></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bthz"><listing id="nbthz"><meter id="nbthz"></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nbthz"></form>

            中國教育跑得太快,早忘了為什么出發

            作者:張志勇  時間:2018/12/5 17:49:39  來源:網絡轉載  人氣:
              精彩導讀
              提速!提速!提速!我們的教育,似乎就像被一根力大無比的鞭子抽打的陀螺,一旦轉起來,就慢不下來了。黎巴嫩著名詩人紀伯倫說過,我們已經走得太遠,以至于我們忘記了為什么而出發。
              這次會議的主題是“高中教育:回到基礎,提高質量”。我想把這個題目放在改革開放40年的背景下來看,來思考高中教育改革發展的方向。我把回到基礎看成是高中教育的一場革命,我這里有四個觀點。
              提速!提速!提速!我們的教育,似乎就像被一根力大無比的鞭子抽打的陀螺,一旦轉起來,就慢不下來了。黎巴嫩著名詩人紀伯倫說過,我們已經走得太遠,以至于我們忘記了為什么而出發。這一切都源于我們的功利是很強大的,辦高中教育的功利非常強大,怎么辦?我有一個想法:要從教師的高速教學回到學生的高質量發展。
              要把教育的重心降下來
              我這有三個觀點:第一從基于精英到大眾教育,我們高中教育對象已經發生重大的變化。現在的高中,從總體上講,它已不是40年前的教育,那時候高中教育是精英教育。第二,我們從高中教育的功能來講,它從基于選拔到基于分流,高中教育不是滿足選拔人才的需要,而是要把高中學生分流到不同的高等學校去讀書。整個教育的功能發生重大的變化。今天,我一直在講,在高考這個盛宴當中,我們應該讓每個孩子成為成功者,幫助他們進入不同的高等教育軌道去學習和成長,這是我們高中教育功能發生重大變化,從基于選拔到基于分流的功能變化。第三個觀點,我們的高中教育的目標自然要發生變化,從基于淘汰的到基于成功的目標變了。這是我想講的教育重心要降下來。
              基于這三個觀點,教育的重心怎么降呢?
              第一,回到大眾。從傳統的精英教育回到新精英教育。什么叫新精英教育?人人不同、人人卓越,必須要回到這樣的觀點看。
              第二,回到根本。從知識傳授回到育人為本。
              第三,回到個體。從面向少數精英回到每個教育個體。
              這是我講的第一個觀點,把教育的重心降下來。
              把教學的速度慢下來
              單純的知識傳授是可以不斷提速的,而尤其在所謂的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支持下,我們可以搞所謂知識點的精準對接,知識可以不斷提速教學,但是真正的育人活動是離不開實踐性學習的,實踐教育是不能速成的,真正的核心素養在實踐環境里它是無法提速的。我們必須把知識教學的速度降下來,由此基于知識教育真正的育人活動才可能發生。把教學的速度降下來,怎么降?
              第一,要回歸課標,要改掉基于高考出口的考試大綱教學標準。我為什么要呼吁廢掉高考大綱,整個高中一入門就是按照高考大綱進行教學,這是教學提速的很重要的指揮棒。
              第二,回到學制,把高中教育回到三年,不能把新授知識的教學一年干完。要把教學的速度降下來,就必須回到學制框架內來組織實施學生的教學。
              第三,回到基礎,要從學生能夠學的完、學的進的知識難度教起。不然,我們很多高中從高一開始,從那天開始對著高考的速度來進行教學。
              第四,回歸全體,教學的基點從前三分之一回到后三分之一。
              第五,回歸個性,要為每個孩子提供適合的課程。我說新精英教育就是面向所有孩子,大眾教育基礎上人人不同的教育。
              要把教育的質量提上去
              我們并不是要把速度降下來危及質量。問題在哪里,質量問題是永恒的教育本質問題。從教育質量的供給側角度講,我們最大的挑戰是教育質量的供給側結構,供給的結構出了重大的問題。
              我們存在四個問題:第一,全體學生發展的質量有沒有?全員的國民素質質量有沒有?這就是全體的問題,實際上我們教學已經偏移面向少數了。第二個,全面發展的質量有沒有?德智體美包括勞動教育,這樣一個質量有沒有,我們供給的質量有沒有?第三,和諧發展的質量有沒有?學生身心的和諧發展,我們是割裂了,甚至摧殘。第四,個性發展的質量有沒有?那就是他的創造性,人格獨特的發展有沒有?
              我們要從四個質量來看高中教育,存在的問題太多了。我們一切都是知識教學、應試導向、考試本位,這樣的一個質量關系極其偏頗。我們講立德樹人的教育,要把教育的質量提上去,不是說簡單把考試的質量提上去,知識教學的質量提上去。
              把教育的規矩立起來
              我認為,現在我們的教育面臨一場教育治理的危機。現在亂向叢生,就是在教育治理方面出了大問題,我們教育沒有規矩。我們整體上來講沒有實現教育治理的現代化,沒有好的教育環境,一切都無從談起。包括特色化發展,個性化發展,創新人才的培養,沒有好的教育環境,一切都無從談起。一旦有了好的教育環境,辦學是校長自己的事情,校長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理想辦好學校,我們需要把自己的環境做好。
              第一,堅持依法辦學。不能底線不堅守,法治思維一點沒有,課程方案可以隨便取舍。國家規定的課程你想開就開,想不開就不開;我們的孩子作息時間,你想提早就提早,你想推遲就推遲;星期六、星期天你想上課就上課。這樣一個干法,實質上是劣幣驅逐良幣的教育環境。在這樣的環境,校長永遠是戴著鐐銬跳舞,只有這個環境健康了,校長才能真正施展教育,教育不能沒有底線。
              第二,堅持平等招生。生源是不能搶的,無論是公辦學校還是民辦學校,我們的教育初心是為了培養人,不是為了搶生源,不是為了搶生源追求升學率。這個思想必須要統一,堅定不移地推進公民辦學校平等的招生權利,無論是公辦學校還是民辦學校,都應堅持公平的招生權利。
              第三,要堅持合格標準。我們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的學業質量的合格標準堅持不堅持?這個合格是高中畢業的基本要求,堅持不堅持?合格是高中畢業生的基本要求,合格畢業生是報考高等學校的基本要求,堅持不堅持?我們不堅持這個制度,就出現了高考考幾門,我就干幾門,這是普遍現象。
              我們規定不合格的比例不能高于5%,好了,考我10分也可以合格。這就導致了除了高考那幾個科目之外,其他科目都不好好學習,導致了極其功利的教育范圍!這個不治理,高中的共同基礎、國民素質有嗎?我們高等教育人才培養的科學家素養和人文素養基礎有嗎?全都被破壞掉了。對此,我非常憂慮。中國的高中教育要撕開我們的臉皮來看,你說是好的,我不承認!
              第四,要堅持增值評價。所有的高中要看它的生源質量,不能簡單地進行口評價。我們生源分層太厲害,憑什么收的最差的生源跟生源好的學校比高考升學率。要進行一個新的教育質量評價體系的革命,就看這個學校對學生的的發展有什么增值。我們要從進口看出口,要讓所有的高中學校都有希望,由此,實施增值評價的時候,出就沒有人把主要精力放在去搶生源啦。
              第五,要堅持執紀問責。敢于以身試法,擾亂整個秩序必須痛下決心進行治理。40年來,我們回顧中國高中教育重新出發的時候,我們不回到正常健康的環境看教育,我認為中國基礎教育離現代化還很遙遠。一點法治的思維都沒有,我們談什么教育的現代化!
              這就是我講的四句話:把教育的重心降下來,把教學的速度慢下來,把教育的質量提上去,把教育的規矩立起來。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吉利彩票 瓦房店 大理 梅州 湖北武汉 蓬莱 海门 秦皇岛 新余 阿克苏 阳泉 百色 玉林 图木舒克 青州 博尔塔拉 白城 钦州 和田 黑龙江哈尔滨 九江 宁波 甘南 霍邱 资阳 襄阳 琼中 甘南 襄阳 三明 哈密 山南 德州 酒泉 济源 中卫 海南 永州 兴安盟 宜昌 甘肃兰州 赤峰 石狮 余姚 保山 曹县 丹东 北海 镇江 泸州 仁怀 莱芜 廊坊 景德镇 昌吉 吴忠 贵州贵阳 海南 梅州 中卫 营口 图木舒克 宜都 库尔勒 湖州 绍兴 锦州 鄂尔多斯 乐山 台山 新沂 博罗 辽阳 宿州 乐山 定西 荆州 烟台 宁夏银川 广汉 巴音郭楞 菏泽 阿勒泰 醴陵 和田 荆州 曹县 新疆乌鲁木齐 松原 宜都 如东 莱州 邯郸 东方 东方 邳州 铜陵 大庆 安康 贵港 阜新 牡丹江 泗洪 浙江杭州 顺德 芜湖 黑龙江哈尔滨 宜都 遵义 新余 巢湖 赵县 桓台 昭通 台北 如皋 白沙 遵义 溧阳 资阳 庆阳 厦门 益阳 广安 清远 果洛 汝州 博罗 仁寿 赤峰 枣庄 肥城 昭通 扬州 莱州 三门峡 绵阳 曲靖 禹州 伊犁 芜湖 厦门 江门 灌南 盘锦 铜川 天水 攀枝花 枣阳 南安 牡丹江 新沂 龙岩 台湾台湾 漳州 渭南 开封 甘南 黔南 黄山 天水 衡阳 克拉玛依 石河子 绥化 黄南 海西 馆陶 延边 巴中 汉川 库尔勒 鹤岗 鹤岗 迁安市 泉州 陇南 郴州 衢州 玉环 南京 象山 安阳 许昌 吉安 镇江 临汾 三门峡 双鸭山 河源 图木舒克 玉溪 山西太原 新沂 阿里 阿拉善盟 兴化 普洱 桓台 塔城 阿克苏 屯昌 绵阳 神农架 运城 毕节 日土 天门 唐山 张家口 库尔勒 临汾 红河 招远 诸城 河源 余姚 铜陵 龙岩 山东青岛 淄博 安吉 那曲 宜昌 甘南 禹州 新沂 深圳 海安 锡林郭勒 香港香港 荆州 庄河 泉州 雄安新区 仁怀 龙口 庆阳 宿迁 河南郑州 定西 怀化 邵阳 大连 荆州 上饶 崇左 伊犁 包头 高密 常德 天水 随州 海北 克孜勒苏 鸡西 九江 揭阳 攀枝花 鄂尔多斯 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