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bthz"></address>
    <address id="nbthz"><listing id="nbthz"><menuitem id="nbthz"></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bthz"><listing id="nbthz"><meter id="nbthz"></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nbthz"></form>

            《咬文嚼字》評2018十大語文差錯

            作者:不詳  時間:2018/12/20 19:13:41  來源:網絡轉載  人氣:

              《咬文嚼字》雜志社從2018年開始,每年年底都要例行“咬”一下——發布十大語文差錯。《咬文嚼字》執行主編黃安靖說,發布“十大語文差錯”的目的是為了開設“語文大課堂”,用“螞蟻搬家”的方式,減少語文差錯。其次,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喚醒社會對母語的敬畏之心,激發民眾準確、規范地使用母語。
              今年評出的十大語文差錯8個于媒體報道。哪些詞媒體常常用錯?快收藏起來!
              1.“議案”“提案”混淆
              “兩會”報道中的常見用詞錯誤
              “議案”是具有法定提案權的國家機關、會議常設或臨時設立的機構和組織,以及一定數量的個人,向權力機構提出審議并做出決定的議事原案。
              而“提案”是政協委員和參加政協的各黨派、各人民團體以及政協各專門委員會,向政協全體會議或者常務委員會提出的書面意見和建議。
              2.“入駐”誤為“入住”
              中央巡視工作報道中常見錯誤
              “住”與“駐”都有停留的意思 但是“住”泛指通常意義的居住,“駐”則特指為軍事目的或執行公務而駐扎、留駐。中央巡視組進入某地或某單位,是為執行公務而駐扎,而不是普通的居住,因此應用“入駐”,不用“入住”。
              3.“單獨二孩”誤為“單獨二胎”
              國家計生新政宣傳中的概念錯誤
              有媒體提出“單獨二胎”的說法。將“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簡稱“單獨”沒有問題,但把“兩個孩子”簡稱為“二胎”,是不準確的。“二孩”指兩個孩子,“二胎”指兩個胎次。如果生育的是雙胞胎,一胎已經有兩個孩子,再允許生“二胎”,就可能有三個或四個孩子。這可能導致對新政的誤讀。
              4.“國際間”
              APEC會議報道中的一個錯誤
              “國際”自然是指國與國之間。其后再加上“間”,便成了疊床架屋。把“國家間”說成“國際間”,這是一種病態表述。
              5.“通信”誤為“通訊”
              常見于MH370失聯事件報道
              在馬航MH370失聯事件中,許多媒體都把“通信”誤為“通訊”。“通信”特指用電波、光波等傳送語言、文字、圖像等信息,如“通信設施”“通信系統”等等。“通訊”是“通信”的舊稱,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早于2018年已審定公布“通信”為規范詞形。“通訊”則專指一種新聞體裁。
              6.“拘留”誤為“逮捕”
              明星“污點”事件報道中的常見用詞錯誤
              2018年8月14日,房祖名因涉毒事件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當時許多媒體報道時卻說“房祖名被警方逮捕,成龍代為致歉”等是錯的。“拘留”和“逮捕”是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
              “拘留”包括“刑事拘留”“行政拘留”“司法拘留”。房祖名當時屬于刑事拘留。“逮捕”是司法機關依法剝奪犯罪嫌疑人人身自由,強制羈押審查的刑事措施。房祖名經審查,北京檢察機關在9月17日以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對其批準逮捕。可見,“逮捕”是在“拘留”之后發生的事。
              7.阿拉伯數字和“幾”連用
              經濟新聞報道中的常見數字用法錯誤
              2018年下半年國際油價“跌跌不休”,媒體上說 “國際油價跌至每桶70幾美元”,“油價跌至60幾美元每桶”。“70幾”“60幾”應寫成“七十幾”“六十幾”。“幾”是數詞,表示二至九之間的不定的數目。《出版物上數字用法》明確規定 含“幾”的概數,應采用漢字數字。如 幾千、二十幾、一百幾十、幾十萬分之一。
              8.“碑文”誤為“墓志銘”
              清明紀念活動報道中的常見知識錯誤
              墓志銘,一般分志和銘兩部分。志,多用散文寫成,記述死者的姓名、籍貫、生平等 銘,則用韻文寫成,內容是對死者的贊揚、哀悼等。
              墓志銘刻在石上,埋在墓內。在墓地上不可能看到墓志銘。碑文是刻在墓碑上的文字,內容為死者的姓名、生卒年月以及子孫姓名等,有時也刻有死者的生平事跡。
              9.“松樹”誤為“鬆樹”
              影視作品中的常見繁體字使用錯誤
              在影視作品中,常有用繁體字的場合。多部影視作品中,“松樹”誤為“鬆樹”。如年內熱播的《紅高粱》電視劇中,便有“三徑寒鬆含露泣”的聯語。其實,“松”“鬆”是兩個不同的字。“松”即松樹,本有其字。“鬆”本義是頭發亂蓬蓬的樣子,引申出與“緊”相對的意思,進一步表示酥脆、放開、解開等義。簡化字頒布實施后,“松”“鬆”合并為“松”。但“松樹”不能因此寫成“鬆樹”。
              10.“折桂”誤為“折桂冠”
              文體新聞報道中的用典錯誤
              2018年8月31日,香港小姐總決賽落幕,邵珮詩獲得冠軍,許多媒體稱之為“折桂冠”。這是雜糅了“折桂”與“桂冠”兩個不同的典故。古代把名列第一比喻成“桂林之一枝”,后世便用“折桂”指科舉及第,現也指考試或競賽取得優異成績。而“桂冠”是用月桂樹葉編制的帽子,古希臘人常授予杰出的詩人或競技的優勝者。后也可指冠軍。“桂冠”可以奪得、贏得,但不能說“折”。這一錯誤也常見于體育比賽報道中。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吉利彩票 三门峡 株洲 大兴安岭 巴中 玉环 单县 贺州 酒泉 曹县 垦利 黄南 醴陵 莒县 澳门澳门 神木 松原 七台河 和田 白银 东台 恩施 广饶 宝鸡 临夏 唐山 海南 香港香港 石狮 黔东南 包头 锡林郭勒 莒县 新疆乌鲁木齐 自贡 昌吉 青海西宁 项城 台南 平凉 铜陵 肇庆 西双版纳 温州 高雄 陕西西安 平凉 本溪 梅州 武威 果洛 阜新 昌吉 海门 阜新 连云港 云浮 阳泉 台中 仙桃 安康 台州 曹县 荆州 阿拉尔 五家渠 陕西西安 和县 澳门澳门 高密 海门 包头 高雄 承德 东海 临沂 达州 吐鲁番 高雄 六安 鹤岗 绥化 临夏 抚顺 晋城 山西太原 南京 无锡 鄂尔多斯 东海 绵阳 乌海 鹤岗 三门峡 贵州贵阳 陇南 山西太原 瓦房店 南京 海西 酒泉 昭通 扬中 安岳 五家渠 新余 吴忠 马鞍山 基隆 昌都 新疆乌鲁木齐 张家口 铜川 宁波 衡水 铁岭 仁寿 浙江杭州 简阳 乌兰察布 陵水 海南海口 肇庆 乐山 海南 东方 韶关 阜新 贵港 梅州 义乌 玉溪 文昌 赣州 衡阳 青州 柳州 果洛 金华 三明 陇南 陇南 巴彦淖尔市 日照 榆林 贺州 抚州 邵阳 烟台 乐山 德州 驻马店 眉山 宁波 任丘 雄安新区 阿拉善盟 禹州 姜堰 垦利 瓦房店 玉环 吉林 阿拉尔 安吉 瓦房店 淮北 吐鲁番 宜春 四川成都 定安 醴陵 丽江 如皋 宿迁 大兴安岭 乐平 青州 吴忠 汕头 德州 启东 汕头 海丰 淄博 玉环 聊城 河源 杞县 伊春 南充 盐城 德阳 兴安盟 鹰潭 湖州 邳州 芜湖 阿拉尔 白沙 明港 湘潭 六安 阿勒泰 石河子 乌海 石河子 铜仁 如皋 信阳 绍兴 抚顺 玉林 广元 盘锦 遂宁 宁波 枣阳 阿克苏 濮阳 阿拉尔 简阳 芜湖 张掖 鸡西 三门峡 邹城 章丘 辽宁沈阳 宿迁 宜春 张北 东海 楚雄 江苏苏州 滁州 江门 锡林郭勒 兴安盟 海南 浙江杭州 玉林 常州 库尔勒 果洛 五家渠 广州 赤峰 德阳 通化 燕郊 黔西南 荣成 濮阳 秦皇岛 南安 日照 黄南 台湾台湾 大连 金华